白底紅字。還好,不是寫「如果能讀出這些字,你就離我太近了」,然後有人端著槍走出來;而是一片鐵打的軍營守則。一共九條。每一條都鏗鏘有力。在iPhone、iPad、Aapple Watch的移動時代,我不禁歪頭懷疑「那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世界呢?」

(請參考太陽花學運。)

隔著圍牆,我探頭探腦,廢棄營房的床底下偷偷埋藏著手錶或罐頭嗎?角落裡有沒有遺落榮耀的臂章,滑溜溜像女人腰肢的槍托或讓阿兵哥免於赤腳踩過帶刺鐵絲網的軍靴?到了晚上,有沒有住在窗櫺細縫的鬼?

中國時報【高自芬╱文】

曾經,少年軍人靦腆謙虛又深具爆發力,想贏的慾望和別人很不同。他衝鋒陷陣,從不退縮。管它什麼香港腳、兵變、菜花、愛滋、夜盲症,一心在?火烈焰中揮灑睪固酮,直到頭顱卡住槍彈;直到成為一個真正的男子漢。

〉〉〉我們要去哪裡

陽光好刺眼,我一低頭,一群螞蟻在雜草邊來回奔忙,嘴裡叼著細細瑣瑣,好像永遠不會疲倦和迷路。牠們不停移動,彷彿一停下來就會被踩死,只好拚命向前。

一陣風吹來,樹葉沙沙作響。無人的營區漂染一股淡淡鄉愁,有一下子還嗅到了很多懷念,一些惆悵及類似困獸的恐慌氣息。

三、嚴禁前往海邊水庫池塘及溪流游泳

六、不逾假 不逃亡 準時收假 如有事故先歸營再請示

僅存的一面軍營守則站在那兒。

〉〉〉快快樂債務協商樂休假

(態度決定高度。)

三杯黃湯下肚,他說,當年以為只是隨軍隊渡海來台灣「度假」,匆促離鄉,像一只在天空飄盪的風箏,終於斷了線。因為戰爭,所以從軍。因為從軍,所以分離。離開了他娘和他姑娘,張伯伯眨巴著炮火下倖存的一隻眼睛流下眼淚。

八、竊取財物判刑七年 搶奪財物處死刑

曾經,少年軍人靦腆謙虛又深具爆發力,想贏的慾望和別人很不同。他衝鋒陷陣,從不退縮。管它什麼香港腳、兵變、菜花、愛滋、夜盲症,一心在?火烈焰中揮灑睪固酮,直到頭顱卡住槍彈;直到成為一個真正的男子漢。

但不知不覺,牆角長出了芒草。

(不要機車。)

這就像check in一間沒有鑰匙的摩鐵,或在餐桌前坐下來選擇湯匙或叉子。歡喜就好。

(這樣對所有人都有好處。)

天亮了,鳥兒在麵包樹上嘰嘰喳喳。大大的葉子層疊成深淺不同的綠,一顆顆巴吉魯在樹蔭裡搖晃。

(女人,妳和我不同。但我需要妳。)

現在它是一座沉默的紀念館了。

有人說學會開車、塗油漆、煮飯、游泳、摺棉被、飆髒話,也有人說學到「如何頂著鋼盔站著睡」、「看到身上刺龍刺鳳的不會怕」、「把魂灌入掃把,用生命去掃落葉」;而不少人說當兵學到最多的就是「裝死」、「說謊」、「造假」。

晨光中,我解讀上世紀的「官兵休假應遵守規定」。

(色戒。)



但有一天我醒來漫步山腳下,遠遠地,軍營變成一團死寂的灰。靜悄悄的風景,有一點像搭夜車錯過站,起來後一時糊塗自己在哪裡,現在是什麼時候?

他的假期結束了嗎?

七、逾假就是逃亡 無故離營判三年

但我們家的老員工「獨眼龍」張伯伯不一樣。

「三民──主義,吾黨──所宗……」接下來模模糊糊;稍息片刻,忽然他們大吼:「雄壯!威武!嚴肅!剛直!堅毅!勇債務協商敢……」,跑步聲穿越高牆上的圓形鐵刺網,飄入清晨冷冽空氣中。我蓋緊棉被蒙頭打呼,恍惚間操場上奔騰著一幫縮小腹,緊握拳頭,殺氣騰騰往前衝的勇士們。

由軍營往外踏一步,就是戰爭與和平,生命與死亡交手的地方。但現在好像很夏令營了。

就像部隊放假那一刻,再沒有任何事能阻撓他們了。

莎士比亞的喜劇《皆大歡喜》中,世界是一個大舞台,男男女女都是演員;有上場,也有下場的時候。人的一生分為七個階段扮演著各種角色:嬰孩─學童─情人─軍人─法官─老叟─孩提時代的再現等。莎翁描述第四階段「然後是一個軍人,滿口發著古怪的誓,鬍鬚長得像豹子一樣,愛惜名譽,動不動就要打架,在炮口上尋求泡沫一樣的榮名」。

小兵們吆三喝四去「野戰築城」打麻將;堅持「不回家鄉不成親」的老芋仔晃到綠燈戶,露出胸口那道蜈蚣般的彈痕,女人發出敬畏讚嘆,從老鴇到小娼都為他沸騰;也有那血氣方剛的菜鳥,不浪費一分一秒看電影裝文青,直接和女友閃進小旅館,擠壓青春的熱情噴灑慾望,飄著滿身明星花露水凱旋歸營。

但,那時候一定沒有人利用假期帶著貴婦團玩阿帕契直升機,或戴著兩百萬阿帕契頭盔跑趴。頂多只是翻牆不假外出或噙著淚,遞上虛擬的訃聞騙幾天喪假,被抓包後關禁閉一星期。

(水情告急。戒急用忍。)

Go!Go!Go!沒有方向,不用地圖。

逃離充滿了汗味、熱氣、大蒜、辣椒、尿騷味混合而成的軍營,放假上哪兒去?

有人覺得射擊是一種巨大的幸福。

有人認為上山下海很舒服。

也有人喜歡留在營區,無聊地用石頭追打一隻野狗。

四、嚴禁參加集會遊行 非法組織活動

九、飲酒不開車 過失致死要追究民刑事責任 見色莫起淫念 觸犯強姦重點唯一死刑

每天早上六點,山那邊的軍營就會吹喇叭。然後開始唱歌。

(剛好讀完《一千零一夜》。)

日本女作家野上彌生子(1885~1985,夏目漱石入室女弟子)的短篇小說《狐》中,描寫東京三菱銀行的職員萩岡伸一,在戰時辭掉差事與妻子芳子蟄伏於深山中養狐狸。山間泉水輕輕流淌,生活平凡日常,但每當想起肺病「一旦痊癒,又會被拉去打仗,便產生絕望……」。

拒絕兵燹,渴望和平是人們永遠的生信貸存主題。

但戰爭那一刻,世界碎了,在人們心上留下了裂痕。

〉〉〉真正的男子漢

最近網路熱烈討論,貸款「當兵到底學到什麼」?

(陷阱就在我們身邊。)

於是又安心地睡著。

離營教育。整隊出發。解散。

星期故事-軍營守則

二、禁止進入雇用女服務生之不正常場所及電玩店場所

像眼前這座荒涼的軍營一樣,「什麼時候╱我的肌肉已如此鬆弛╱左車貸手的╱右手的╱都已失去掌握的力氣╱再也舉不起什麼」(履彊〈思念十帖〉)。

〉〉〉平平安安回家

兩岸開放後張伯伯返鄉了,從此斷了音訊。臨行前他坐在廠房廣場,點燃最後一根菸,淡藍菸圈散逸空中,燻得他一隻眼睛老淚縱橫。

一、禁止騎乘機車及租用民車

或是像所有度完假回到家的人一樣,「好像把自己找不到的東西撿回來了」?

我深深吸口氣,廢營區飄散的腐朽氣息帶點涼颼颼的清新讓肺部一陣刺痛。

五、不吸毒 不賭博 不得向地下錢莊借錢

彷彿一夜之間蒸發的營區,只剩一片告示牌站在那兒。

比照於最近立法通過的「洪仲丘條款」,國軍禁閉制度走入歷史,社會關注的軍中人權議題得到回應。這一刻,「軍營守則」見證了漢子們已經用自己的方式展現生命的自由、平靜與快樂。

一群小鳥在大葉欖仁枝枒停下來,嘰嘰喳喳。荒廢的軍營現在是快樂的鳥園了。我聽著空中的象形文字,浮現不知道誰的墓誌銘。

「什麼都不想,只想鳥的聲音。」

內容來自YAHOO新聞

新聞來源https://tw.news.yahoo.com/星期故事-軍營守則-215004838.html

F83A3F0702F24BB8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信用借款

z53vl1ldp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